第五章

小小的一颗夜明珠,帝君自然瞧不上眼。

摇欢看着帝君拂袖而去的背影,抱着自己的尾巴在原地呆立了好一会,才把这颗珠子收回去,然后欢天喜地地一头扎进了她的清泉水里。

这山林间的清泉水灵气十足,摇欢往常就算不泡澡也会把尾巴尖垂在泉水里。这次元神受了些伤,虽然有帝君帮她治疗,但疲乏感却是挡也挡不住。

等她再次从清泉水里出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雾镜受了帝君的旨意,自那晚起就守在山洞里。正百无聊赖着,瞥见一直毫无波澜的清泉水面泛起鳞光,下一刻,摇欢跃出水面,哗啦啦地甩了雾镜一身的水。

雾镜一副日了狗的表情把沾在身上的水滴抹去,恶狠狠地盯了摇欢一眼。只那目光丝毫没有一点恶意,显得颇有些虚张声势。

但她瞪着瞪着,眼里的神色就开始变得迷茫起来。

那丝迷茫传染给了摇欢,她看着雾镜的神色,疑惑地低头打量了下自己。这么一看,她吓得往后一退。可她忘记了这会自己在清泉水里,而不是扎实的陆地上,这么一退,整条龙翻了船,倒插葱一般滚进了水里。

等她匆匆忙忙地从清泉水里爬出来,她摇着尾巴,惊奇地发现……她好像长大了些?

摇欢已经很久没有长大了,她的身材一直维持着龙形,没有长高,更没有长大。就好像时光在她的身上是凝滞不前的,无论是几年还是几十年,亦或者是几百年,她似乎都是这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她和雾镜已经是很久很久的好朋友了,在雾镜还没有性别时,摇欢就认识了她。

刚认识的时候她和雾镜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友好,她还凶神恶煞地逼雾镜给她讲话本子。雾镜在长安城淬炼过很久,她的身上有这个山林妖精所没有的烟火气。

摇欢很喜欢这种气息,也很喜欢雾镜说的那些故事,那个时候她趴在这块其貌不扬的石头边上,能整整一天都不动弹。

如今,雾镜的修为很快就可以化成人形了,她却依旧是当初见到雾镜时的那样。

摇欢一直以为自己长不大了,哪怕这会只是身量长了几寸,她也欣喜若狂。正跟个陀螺一样欢喜地转着圈,摇欢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她这长高的几寸,该不会是帝君总拎她,一不小心把她拉长了吧……?

雾镜原本也替她高兴,这会见跟个小旋风一样转悠的摇欢突然脸色凝重地停下来,心下不由也是一“咯噔”,隐隐地泛起一股不安来:“摇欢,哪里不舒服吗?”

摇欢小心翼翼地抱住自己的尾巴,神情庄重:“我有件事得去问问帝君。”

雾镜从未见过摇欢这种表情,她从来都是嬉皮笑脸,毫不正经的。当下也被唬得不轻,连忙满口应道:“那你快去,我在这里等你啊。”

帝君的住居和摇欢的山洞很近。

摇欢抱着尾巴走到帝君的院子里时,帝君正在给小兰草浇水。他修长的手指卷着荷叶,荷叶上是晶莹剔透的水珠,正从荷叶上一颗一颗地滚下来,全部喂给了小兰草。

然后那株小兰草抖了抖它的草叶,精神饱满地伸了个懒腰。

摇欢看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小兰草在她那明明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到了帝君手里,就跟仙草一样了……

她腆着脸凑过去,摇了摇尾巴,软乎乎地叫了声:“帝君。”

正打理小兰草的帝君轻瞥了摇欢一眼,不为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