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雾镜在摇欢的山洞里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摇欢回来。正打算动身去隔壁帝君家探探情况时,摇欢整条龙跟废龙一样,边吐着舌头喘气边一路滚进了她的清泉水里。

雾镜:“……”

沉默良久,雾镜才想起来问:“你怎么了?”

摇欢耷拉下眼皮泡在水里,她浑身都灰扑扑的,脏极了。偏偏那双眼睛却依旧光彩熠熠的,格外明亮。

她在清泉里扑腾了好一会,才冒出脑袋来,神秘兮兮地凑近了雾镜,悄声问:“雾镜你最聪明了,你快教教我,怎么讨人喜欢?”

雾镜懵了一会,掏了掏耳朵,把脑袋凑过去,皱着眉头让摇欢再重复一遍。

她刚才是不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话了?好像摇欢问她要怎么能够讨人喜欢……这附近是不是哪个小妖精遭雷劫结果天雷把摇欢的脑子给劈坏了?

摇欢这种唯恐天下不够乱的龙,每天除了知道给帝君添堵以外还会有别的龙生目标?

当然,雾镜的这番心理活动只有自己知道。她毫不怀疑,摇欢要是知道她是这种想法,会一尾巴把她砸成碎石块……

她清了清嗓子,非常关爱地问道:“你又惹帝君发怒了?”

摇欢摇摇头,一本正经:“我只想讨好帝君。”

虽然雾镜不知原由,但摇欢讨好帝君这种山灵精怪都喜欢看的喜剧,她自然也有几分期待。当天晚上就毫无保留,掏空心思地把自己所知的方式都教给了她。

她是块浑身都沾染了人间烟火的石头,有了神识和灵智后,更是听说书先生说了无数的话本子,最懂凡人的人情世故。

她喋喋不休地说了一晚,摇欢听得眼冒精光,如获至宝。

就是信息量实在太过巨大,她消化起来实在有些困难。

但所有的困难,在讨好帝君,努力长大的目标下都像是雾镜身上能掰得下来的碎石粒,掰光就好了嘛!

摇欢先去山头挑新鲜的花,雾镜说了凡人讨好自己心上人时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送东西。她身上最值钱最宝贝的就是夜明珠了,可之前忍痛割爱送给帝君,帝君连看都没看一眼,显然是不喜欢。

那就只能去摘点色彩绚丽些的鲜花,看帝君会不会欢喜。

摇欢在山头转悠了好几圈,依旧还是觉得长在草丛里一大簇一大簇毛茸茸地露出一截尾巴的草特别可爱。正要下手去拔,爪子还没挨着草根,就见那小草抖得跟涮子一样。

她皱了皱眉,想着帝君最不喜爱她破坏小妖精们的修行,干脆铲了一把土,把这一小簇草连着土全都铲起来捧在爪心里,乐颠颠地送去给帝君。

她觉得帝君看到这些长尾巴的草,一定会同意戳她额头的。

结果……

帝君看了一眼她脏兮兮的龙爪子,再看了眼吓得毫无草色的狗尾巴草,抬眼睨了等表扬的摇欢一眼,很果断地丢出门去。

不喜欢草,没关系,还有花……

摇欢又去山头摘了一大捧的花,什么颜色都有。她想,帝君虽然挑剔,但总有那么一种颜色他会喜欢吧?

结果?

结果就是满山的草精花精都吓得鬼哭狼嚎了,帝君连眼都没抬,直接把她丢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