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摇欢终于睡醒时,已经是一个月后。

她躺在五颜六色的巨大贝壳里,正被背着龟壳的老海龟拨眼皮。然后拨着拨着,她就睁开眼了。

老海龟是海族里年长的大夫,小辈里谁有个头痛脑热的都是他在医治。一个月前,他被金龙王拎到龙宫给这条小龙看病,一看就是一整月,龙还是没醒。

他忧愁。

新纳进后院的八爪鱼精还没来得及宠幸就被迫吃素一个月,也不知道那条八爪鱼精会不会趁他不在家时和家里其他海鲜们勾搭上。

毕竟她腿多……想怎么劈腿就能怎么劈腿。

正叹着气,指尖一痒,他低头看了一眼,就见沉睡中的人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似蒙着一层山间薄雾,悠远又宁静。漆黑的瞳孔里印着海水中一闪而过的金光,水波荡漾,璀璨得连同这五光十色的贝壳都有些黯然失色。

摇欢抱着脑袋坐起来,迷茫的看着眼前受惊不小的老海龟。

海龟是这片海域里除了龙族最年长的海族,他平日里不注重保养,皮肤有些褶皱,看着比无名山上年轻貌美的妖精们丑太多了……

她嫌弃地移开目光,打量四周。

她住在一个宫殿里,宫殿有些简陋,简陋到所有的装饰摆设全是金光闪闪的金银珠宝……珊瑚做的桌子椅子,饱满圆润的珍珠做的珠帘,琉璃做的屏风上财大气粗得镶着不少金叶子。

她躺着的贝壳上铺满了亮晶晶的冰丝,转头就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

窗外是湛蓝色的海水,海水里不时有流光掠过,阳光穿透海面,一直落入深海,那光芒在海水里如有了实质,凝成了一支支光束,随着水波轻轻荡漾着。

有不少海族经过,成群结队。

摇欢看得目瞪口呆,她连做梦都不敢梦见这种地方啊……

她一骨碌爬起来,正想扶着窗仔细看看外面的海域,手刚摸上去,什么也没挨着,一脑袋骨碌碌地栽出了窗口摔进了院子里的沙土里。

摇欢一脸懵逼:“……”窗呢?

回过神的老海龟,探出半个脑袋提醒:“姑娘,忘记提醒你,龙王为省事,没装窗户。”

摇欢甩了甩一脑袋的沙土,躺了一个月,这具身体乏力得很,连站起都有些吃力,她干脆盘膝坐在原地,仰望着头顶的那片海域。

昏睡前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恭迎神君”,不难猜到这里就是无名山脚下的那片大海,帝君从这里来,回归大海也是情理之中。

她歪头回想着,还没等她把思绪捋顺,老海龟已经招呼着两个年轻的海鲜匆匆地抬着冰丝做的大网把她捞了进去。

似乎是担心她又莽莽撞撞把自己摔出去,老海龟嘱咐要系好口袋,一路把她扛回原先的那个房间。

摇欢刚被抬上大贝壳,珠帘就被一只手撩开,寻川迈进来,目光对上摇欢时,似怔了一下:“刚醒?”

他虽然看着她,这话却是问老海龟的。

老海龟恭敬的鞠了一礼,回禀:“姑娘刚睡醒,精神还不错。”说话间,他往摇欢刚一脑袋栽出去的窗口瞄了一眼,补充道:“神君要是不嫌麻烦,给姑娘把窗户装上吧。”

寻川顺着老海龟的目光看去,再看摇欢气鼓鼓的脸,当下了然,他轻笑了一声,答道:“好。”

老海龟是龟精,活了上万年,最会看人眼色。见神君似有话要跟姑娘说,忙连声告退。

寻川微一颔首,等老海龟慢吞吞地挪出宫殿。这才几步走近,坐在了贝壳的边沿。他抬手,指尖银辉一闪,点在摇欢的额头。

那抹银辉入额,在她体内探寻了一周。

摇欢这会面对帝君还有些不太自然,总觉得不认识他了一般。等他收回手指,便悄咪咪往后缩了缩。

她自以为做的不动声色,不料这些小动作在他的眼里无比清晰。

她不是以前的摇欢,被他塑骨重生后,不谙世事,甚至有些蠢笨。

他沉默了一瞬,再开口时,声音柔缓:“这里是龙宫,这几日先在这里落脚,等你好了想出海还是留下来都由你。”

话落,也不等她回答,起身便要离开。

不料,刚起身,袖口就被一只小手紧紧地攥住。

摇欢噘着嘴,不满地嘟囔:“帝君现在是地头蛇了,帝君说了算。”

嘴上明明是在应承,可那语气分明是在和他赌气。

寻川勾了勾唇角,低头看了眼她素白的小手,轻轻拂开:“刚不是还不想和我说话?”

摇欢脸皮厚,刚被拂开立马又攥上去,这回拉得更紧了:“刚才是刚才,现在想跟你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