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丰南镇。

灵舟从海上驶到丰南镇渡口时已将入夜。

海面上停泊着用铁索锁在一起的小木船,正随着海上风浪跌沉起伏。那桅杆上系着的布条被风刮得猎猎作响,在昏沉的天色里透着一丝沁人心底的诡异。

天象异变,本该繁忙的渡口此刻空无一人。

一眼望去,被瓢泼大雨倾覆的小镇犹如一座毫无声息的死城,空荡荡的,了无生机。

摇欢有些失望。

她本以为上岸后能看到人来人往的街道,街道两旁酒家客栈都挂着喜庆的红灯笼,那灯笼的光能把青石板的路面都打上一层红艳艳的光。

两边商贩或叫卖或杂耍,该让她看得移不开眼才是。

然而事实是……

乌云压顶,整片天色被*遮挡得如同半夜,黑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青石板路面上湿漉漉的,一些低洼处已经积了不少的水潭。

无论是宽阔的街道还是林立的小巷,这会别说人影了,就连过街老鼠都看不着。

摇欢透过顺着伞骨集聚的雨帘看了半晌,扯了扯帝君的袖子:“这镇上是有大妖怪吗?”

寻川低眸看了她一眼,看她撑伞撑得吃力,顺手从她手中接过:“不是妖怪。”

摇欢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沉,她攥着帝君的袖子边往前走边计划道:“我们趁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先找一家客栈住下来。然后吃点东西,睡一觉,明天找雾镜。”

寻川看着被她只扯住一角的袖口,还未说些什么,便见前面昂首挺胸走得虎虎生威的人越走越慢,越走越慢,直到最后停下来。

摇欢一脸尴尬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很自觉地退后几步落在他的身后。

见他侧目看来,眼带问询,鼓起腮帮子,很认真地低头把玩手指,不那么好意思地告诉他:“我忘记自己不识字了。”

她往前走了一段路后……发现这里的房屋长得都一样,商铺牌匾上那些鬼画符她又一个也看不懂。

若是白天商铺都开着门倒还好,她好歹还能分清是卖吃的还是卖穿的。这大晚上家家户户全部紧闭房门,她又没有修炼过透视眼,哪知道里面是什么。

寻川一哂,抬步在前面带路:“若是想学,日后教你。”

这么走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两人才算是在镇南的方向找到了一家正要关门的客栈。

掌柜的正在柜台前拨弄着算盘,听见小二迎客的声音,掀了掀眉毛,抬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两人一眼,懒洋洋地问道:“一间房?”

摇欢正好奇地东张西望,闻言,扭头反驳:“要两间,不差钱。”

掌柜嘴角抽了抽,在账本上飞快地划了两笔,原本黯淡的眼神此刻透着精光,看着都精神了一些。

他边让小二去安排最好的两间上房,边谗着脸问摇欢:“镇上下这么大的雨,姑娘的裙摆肯定弄脏了了,要不要换身衣服?小店这常年准备着……”

话音未落,他随着摇欢低头打量自己裙摆的动作看过去,只见那粉白色的裙摆如粉嫩的花尖,静静垂立。别说弄脏了,连雨水都没沾湿。

掌柜疑惑地瞥了眼外面的倾盆大雨,再接再厉道:“姑娘可否需要汤婆子?天气这么冷,姑娘在雨里走了半天恐怕是要着凉的。”

摇欢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掌柜:“我从来不生病。”

掌柜被她一句话堵回来,热情都没了。他耷拉下眼皮,继续啪啪啪地打算盘,声音冷淡:“那客官还有别的需要吗?”

摇欢定定地看着他十指如飞地拨弄算盘,悄悄地……伸出罪恶的爪子,在算盘上轻轻一拨。

她的速度快,除了寻川谁都没有看见。

只见那掌柜惊奇的“咦”了声,摸了摸脑袋,然后一抬手把算盘全部拨回原位,重新开始。

摇欢不知道算盘是干什么的,看他反复拨弄着,便乐此不疲地捣乱。这次她连掩饰也不掩饰,总在掌柜低头看账本时,随手拨一个珠子。

掌柜重算了好几遍,越算脸色越青,到最后整张脸灰白一片,整个额头还不停地冒冷汗:“真是邪门了,难不成真像那道士说的,这镇上有妖精作祟么?”

摇欢悄悄伸出去的手指一顿,倏地抬起头:“妖精作祟?”

掌柜闷闷地应了声:“可不是吗,这镇上一个月前来了个道士,说是修仙门派的,下山历练。住了没几天,说镇上精怪多,像是整座山上的妖精都搬过来了。后来夜夜带着个看着就柔弱的姑娘出去抓妖,没见着他抓住什么妖怪。昨日一下大雨,就带着姑娘离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