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摇欢刚破窗而出,转头就钻进了敞着窗的厨房。

客栈的大厨正在灶台前蒸馒头,蒸腾的热气,烟熏缭绕,把不那么宽敞的厨房渲染得就像是仙境一般。

摇欢身手轻巧,从窗子里钻进来也没惊动专心蒸馒头的大厨。

这会看案台上摆放着就待小二端着送出去的小笼包子和撒了葱花的豆腐脑,手痒痒地顺手牵了一笼小笼包子,就这么兜在手里,一口一个往嘴里丢。

吃完整笼包子,她又拈起红豆糕尝了一口。甜甜糯糯的香味从她齿尖漫开,好吃得摇欢忍不住眯起眼来。

要不是这会尾巴已经藏起来了,她铁定得摇两下。

就是可惜能吃的东西不多,她都尝了一遍后,从无底兜里摸出一片金叶子,随手抛进撒着葱花的豆腐脑里。

一直等她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那看着火蒸着馒头的大厨子也没发觉自己做的早点遭龙抢了……

已近寒冬。

这场反常的雨依旧疾风骤雨的下个不停。

丰南镇作为一个渡口,平日里货物往来流通频繁。这种反常的天气下,客栈里滞留了不少客人,都唉声叹气地望着从屋瓦砖沿下凝成水柱落下的雨帘。

摇欢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探出半个脑袋去看还往下滴落雨水的天空,见这天势一时半会晴不了,想了想,转头问掌柜的要了把伞。

她不像鲛人鱼,遇水就会露出鱼尾。可要是这么大雨她不打伞,她就成疯傻的呆子了……

要完伞,摇欢又问掌柜:“你昨晚跟我说的道士和漂亮姑娘去哪了?”

她是听出掌柜昨夜话里说的是雾镜和蠢道士,这才叫他上来讲故事听得,结果没等她听完就惹帝君生气了,她想卖弄下小聪明都没机会。

这会帝君寻到了他的夫人,摇欢有些吃味,虽然她也觉得这种情绪有种说不上的违和感,可她向来不是能委屈自己的龙,当机立断地决定不要和帝君一起去找雾镜了。

客栈掌柜昨夜烙下的阴影还未散去,和摇欢说话都带了几分小心,匆匆瞥她一眼,问:“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摇欢龇牙吓唬他:“你说不说?”

掌柜无语地望了望天,边拨弄着他的算盘边道:“这道士带着漂亮姑娘去哪我自然不知道,不是逍遥窟就是销/魂洞。”

逍遥窟?

销/魂洞?

摇欢干瞪眼,这都什么地方?

掌柜回答完了就没再搭理她,摇欢听到拨弄算盘的声音就有些头疼,不疑有他,出门打听去了。

她撑着浅绿色的伞,拎着裙子往镇里走。

沿街的店铺虽关了不少,但还是有开张的铺子。

摇欢走着走着,走不动道了。

这是一条专门卖吃食的街铺,两边糕点酥饼飘出来的味道直勾勾地往她鼻子里钻。

摇欢深吸了一口气,迈了迈腿……嗯,迈不动。

那些香味就跟美貌的小妖精一样,勾得她走不动道。她用袖子擦了擦仿佛下一刻就要溢出来的龙涎,又迈了迈腿……

半柱香后,摇欢拎着一大包吃食,边吃边走。

还未等她找到逍遥窟,销/魂洞,她便在镇西那户老宅前停了下来。

摇欢对气息敏感,旁人看不到,她却能看见。

这座老宅的上方似匍匐着一个巨兽,周身的黑气浓烈到遮掩了它本来的面目,以至于整座宅院都透出一股死气来。

她仅是站在门口,便已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而丰南镇天空上漂浮的墨黑色的乌云,就是因为这一大团黑气凝聚,才风雨交加连连下了三日还没有停歇之势。

若是由它再这么折腾下去,海水倒灌,淹了小镇是迟早的事情。

摇欢虽然爱凑热闹,却绝不爱管闲事,尤其还是她管不了的闲事。

她抬头瞥了眼那团黑气,正要走,腿还没迈开,那团黑气自己拨开缠绕在周身的浓雾,探出了披头散发的脑袋来,直勾勾地盯着路过的摇欢。

摇欢一口蜜饯刚凑到嘴边,见状立刻塞进嘴里,朝她摊开手,含糊不清道:“吃完了。”

那团黑气愣了愣,开口:“我不要蜜饯,我也吃不了。”

摇欢往后退了一步,把手里的零嘴捂得严严实实:“这些都是我买给雾镜的。”

“雾镜?”那团黑气有些迟钝的念了遍这个名字,随即张狂地大声笑起来,那笑声尖厉张狂:“那个失了内丹的石头妖,恐怕早死了。”

她“咯咯咯”地越笑越大声,连带着围绕在她周围的黑气都浮动了起来。

摇欢抬起伞,透过重重雨帘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