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神行草的担忧,帝君不知道,摇欢这个缺根筋的就更不会知道了。

她满心惦记着要去买几身漂亮衣裳,什么流仙袖飞云袖金盏袖每样都要来一套,还要芙蓉胭脂牡丹胭脂云雪胭脂。

从此她就能过上每日对镜描红贴花黄的日子了,光是想想都是美滋滋的。

摇欢收拾完了自己的无底兜,一手掂着块硕大的金元宝,去大堂掌柜那问长央城卖女子衣裳和胭脂的最大商铺在哪。

掌柜的都快被摇欢手里上下掂着的金元宝晃花眼了,恨不得自己就在隔壁开了一家,好把这块大金元宝给装进兜子里。

虽然不舍,他还是努力挪开了盯着金元宝的目光,指了指路:“出了门口往前一直走能看到一个碑坊,进去的第一个路口右转便能看到了。”

话落,似想起什么,望了望摇欢身后的寻川,放低了声音提醒道:“这商铺对面就是万花楼,小夫人可得看好自家郎君了。今日花魁斗艳,入夜之前切记要赶回来,不然仔细你家郎君的魂,别被勾走了。”

掌柜的语气神秘,尤其是提到了“入夜之前”和“魂被勾走了”几字,摇欢的好奇心瞬间被勾了起来,也学着他放轻了声音,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问道:“魂是怎么被勾走的?”

掌柜原先觉得这小夫人实在迟钝,他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却还是听不懂。可转念一想她看着年轻貌美,估计是年龄太小还不知事,当下有些恨铁不成钢:“万花楼里随便一个姑娘都肤如凝脂貌若西施,第一眼被勾了魂,就要入逍遥窟了。”

摇欢听着“逍遥窟”眼睛一亮,想着这不就是在丰南镇上听客栈掌柜提到的雾镜下落吗?当下正欲再问,刚凑上前,就被寻川拎住衣领往后拎出几步,转头便见帝君神色冷峻,低敛着眼角,脸色不善的模样。

摇欢以为他是等得不耐烦了,盘算着等会自己去万花楼转转便知道了,兴高采烈地随帝君出门了。

身后掌柜轻摇了摇头:“这郎君强势,小夫人怕是管不住喔。”

——

过了碑坊,日头已有些偏西,阳光把青灰色的屋檐镀上了一层金光,不时还有些光束顺着飞檐斜落下来,有些刺眼。

透过碑坊,抬头望去,只觉长央城的天格外得蓝。

摇欢手心里的那掂金子抛了一路,直勾得过路的人把目光都落了过来,惊羡有之,垂涎也有之。

寻川和她并肩而行,在她再次把金子抛上去的时候抬手接了过来。

摇欢接了个空,诧异地扭头看帝君,一本正经道:“我要买衣裳用的。”

寻川想起在丰南镇通往长央城的官道上,她痛心疾首地掏出小山高的金条放在他手里时,提及的“分手费”三字,面色有些微的怪异。

但很快,他把这阵怪异压下去,手中金元宝抛回她怀里,教育道:“财不外露。”

摇欢这次理解得格外透彻,赶紧把金元宝塞回自己的小香袋里,边嘀咕:“钱财外露会被帝君抢走的。”

寻川沉默,半晌也没找着合适的例子,索性由她这么以为着。

商铺就在街道最中心的位置,巨大的匾额上“霁玉楼”三个大字龙飞凤舞,就差别人不知道它是长央城最大的商铺。

摇欢刚听了掌柜的告诫,忍不住看了看街对面那家万花楼,这会青天白日,阳光正好,万花楼门庭虽开,却只门口站了两个身材剽悍伟岸的大汉,腰上佩刀,看上去凶神恶煞。

万花楼的门面阔气大方,看着比一般的酒楼客栈还要气派。只那门口站着的大汉横眉竖目的,看着不像是开门迎客的地方。

摇欢瞥了几眼便收回视线,抬眼见迎面而来的珠光宝气,整条龙顿时心情开阔犹如万里奔腾的巨浪,飞一般地飘了进去。

刚迈进门槛,一个身着蓝色衣袍的男人便跌撞着滚出来。

摇欢被吓了一跳,未来得及闪躲,眼看着就要撞做一堆,身后慢她一步的寻川,眼也没抬,一手揽住她的腰身往后一揽,恰好就避开了这蓝衣男子。

摇欢也未意识到此刻被帝君揽在身前的暧昧姿势,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摸了摸被她戴在脖子上的那串石头项链——雾镜的内丹。

这会那串项链有些发烫,像是燃烧起来一般,让她有些不太自在。

失了准头,手边又没有依凭的蓝衣男子很是狼狈地摔在地上,还未等他爬起来,一女子拿着扫帚连连打在那蓝衣男子身上,边打边咒:“你个不得好死的,当初你干嘛去了?这会看老娘发达了,想凑上来抱我大腿?我呸!”

那蓝衣男子狼狈地招架了几下,大抵是被打疼了,恼羞成怒,一把握住扎人的扫帚,匆忙从地上爬起来,怒道:“别给脸不要脸,我愿意来看看你这个下堂妇都是给你脸了,不守妇道的贱妇。”

“呵。”女子冷笑一声,冷眼看着他,叉腰叫道:“你再不滚我就报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