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摇欢观那口脂颜色润泽,剔透如白雪玉冻,又散发着沁人的清香味,看着便很好吃。只是她从未试过这一类吃食,面上便带了几分苦大仇深。

眼见着辛娘眼带鼓励,便恭敬不如从命,挑了一大块喂进嘴里。

那凝脂一般的口脂,入嘴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涩味,又带了几分甜。

摇欢面色几经变幻,堪堪忍住要吐舌头的冲动,连忙端起已经晾凉了的茶水一口灌了进去。

茶水还有烫,幸好她皮厚,几口下肚总算缓解了嘴里的怪味,正欲开口,便听坐在她左手旁的帝君轻笑了一声:“别见怪。”

轻描淡写三个字,是跟辛娘说的。

辛娘在霁玉楼多年,见惯了形形/色/色的客人。闻言,得体的一笑:“姑娘天真烂漫,倒是难得。”

摇欢听不懂他两的你来我往,但也明白她又犯蠢闹笑话了,当下撅起嘴,有些不高兴了。

口脂不好吃,他们还笑话她!

寻川看着她气鼓鼓的包子脸,目光从她透着些粉的脸颊落到她泛着湿润色泽的双唇上:“过来。”

话落,他抬手,修长的手指在口脂上轻轻一挑,示意她靠近:“我教你。”

摇欢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出于对帝君的盲目信任,虽犹豫了一瞬,但还是乖乖地把脸凑了过去。

随后,她的嘴唇被轻轻碰了碰,摇欢正要低头,被帝君另一只手捏住了下巴,瞬间动弹不得:“乖,别动。”

摇欢立刻就跟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乖巧得一动不动。

他微带着几分凉意的手指轻轻地落在她的唇上,指腹细腻,摩挲着她的嘴唇,抚过唇角,一寸寸地描绘出了她的唇形。

他的手指似带了阵法一样,从她唇上划过时,却让摇欢心口止不住的有些发痒。

她有些想动,刚有这个意图,帝君便似察觉了一般,捏住她下巴的手指微微施力。

摇欢忍不住垂眸看去。

帝君唇角含笑,目光专注,袖间一缕似有若无的清香勾得摇欢不止心痒,连鼻子都痒了起来,她正想打个喷嚏,原本捏住她下巴以防她乱动的手指松开。

寻川抬眼看去。

摇欢唇色本就嫣红,这口脂不掩盖她的唇色,那微微的润泽感倒是把她好看的唇形衬托得淋漓尽致,若是配上合适的妆容,怕是夺魂摄魄般惊艳人心。

他看得仔细,目光从她的五官上一一梭巡,最后再次落在他亲手描绘的唇上,只停留了一瞬便克制地移开视线,端起桌上还未凉透的茶水轻抿了一口。

摇欢自个儿看不见,还是辛娘拿了铜镜过来她才看到口脂的效果。

她无师自通地抿了抿唇,那娇艳的颜色匀开,就像是盛开的芙蓉。摇欢捧着脸,简直要陶醉在自己的美色里。

辛娘见她喜欢,笑道:“这口脂是我自己做的,姑娘若喜欢,再拿几盒,算辛娘送你的见面礼。”

她说要送,摇欢也不跟她客气,让辛娘把自己要的东西都包起来送到客栈里。

辛娘朗声应着,也喜欢极了摇欢这种爽直的性格,店里的丫头打包好,霁玉楼管账的秀才一手背在身后走上前来,报上账目。

摇欢对金钱没有概念,她不知道金叶子,金元宝,金条的区别,正往香袋里摸,帝君已经递出了金条,替她结了账。

摇欢心里高兴,觉得那笔分手费果然没有白给!

辛娘见两人看着都是阔绰的财主,便生了结交成常客的心思,收了银,让店里的丫头上了些点心,留摇欢叙话。

摇欢刚来长央城,还不熟悉,见辛娘好说话,便也存了打听的心思,边嗑着瓜子边往对面的万花楼飞了个眼神:“这万花楼就是逍遥窟吗?”

辛娘一堆话家常的话还未出口就被摇欢一句堵了回去,她神色尴尬地看了眼坐在摇欢身侧低头品茗,似根本没有听她们二人说话的寻川,干笑了一声:“我真是从未见过你这般的姑娘,摇姑娘既不是本地人又是哪里的人?”

摇欢咔咔咔嗑着瓜子,简直停不下来,闻言,歪着脑袋想了想:“山里?”

她的声音含糊不清,辛娘猜想是她不愿意说,便换了个话题:“姑娘来长央城是探亲还是游历山水?”

回应她的是片刻不停地嗑瓜子声。

辛娘静了静,没说话了。

半晌,摇欢终于嗑完了满满一叠瓜子,眼看着天色渐黑,决定去对面万花楼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