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余香错愕的一息功夫里,摇欢飞身从窗口跃出,几下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余香伸出去的手只来得及捕捉到尚未被云层遮掩的一缕月光,下一瞬,一滴冰凉的雨滴“啪嗒”一声落在了她仍在窗台外的手背上。

那一丝凉意让她陡然回过神,余香望着原本光华大盛的月色被忽然而至的云层密密实实地遮挡住,连那夜风都带了几许苍凉。

空中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雨滴在半空结成珠帘,如透明的冰丝,落在屋檐上,飘进敞开的窗台里,滚落在尘土地里,一切来得悄无声息。

神行草自觉自己做错了事,坐在软榻上可怜巴巴地望向转头看过来的余香:“她往常只会捏我的脸,或者掐我的草叶子,□□完我再大的气都没了……”

他原本都想好了,今晚借她掐一掐揉一揉,结果她朝他怀里塞了块玉坠子,转身就走了。

神行草握着那块入手冰凉的玉坠子,神色复杂:“余香,她是被我弄哭了吗?”

余香转头望了望窗外,雨势虽不大,但看着一时半会还停不了。她掩上窗,看着被摇欢那些首饰衣裳占了大半的软塌,走过去,挨着神行草坐下,轻轻地摸了摸他头上那两片耷拉下来的草叶,安慰道:“你帮她把东西收拾一下吧,等会神君带她回来估计已经夜深倦极。”

话落,她摸着神行草草叶的手指一顿,叹息了一声:“摇姑娘不喜欢我,我动她的东西怕是会惹她更不高兴。”

神行草一开始对这个使坏的香炉精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只是帝君说她能隐匿气息他才随身捧着她。这几日相处下来,知道她的性子温婉,也渐渐放下了防备之心。

此时听她这么说,神行草边收拾着摇欢那些金灿灿的首饰,边疑惑地问:“小蠢龙为何不喜欢你?”

神行草能读心,不管他道行有几年,这会心智也就比他化形后的三岁小孩再聪慧一点点,哪懂为什么喜欢为什么不喜欢,他最直观能了解的只有情绪好坏。

余香不知是想起什么,轻笑了一声:“龙女情窦初开,见神君路上带着我,有些不高兴了。只是她自己还弄不清怎么回事,便只能讨厌我了。”

神行草听得似懂非懂,埋首整理了半天,突然后知后觉道:“等等……你说小蠢龙情窦初开了?”

余香含笑点头,她修行千年,虽未涉人世,但光是日日陪伴着那个点化她的人,便足以让她体验到情是什么滋味。

他是修仙者,他的毕生所求不是守一人心共守白头,而是渡劫飞升,去攀登他执念了这一生的仙生天道。

她感他点化的恩情,自然不敢让他知道自己已生出了对他而言已是大逆不道的心思。更不敢因为她的这点心思,坏他修行。

摇欢虽和她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可那种情绪,她从不陌生。

神行草这会却有些焦躁:“龙是蛋生的,这些蛋生的都有些蠢,破壳看到的第一个,不管是人是妖都会喊娘亲……小蠢龙情窦初开会不会等会看见谁就爱上谁了?”

余香沉默。

她突然有些不能直视在传说中总是神秘强大的龙族了……

——

摇欢飞出长央城后,也不敢离得太远,就回到了昨晚待过得那座山上。

漫天的大雨里,她一头扎进了山湾里那条流经整个山洞的溪流里化了原型。溪流的水位有些浅,她就努力哭,哭了没一会,水位就没过她的龙身。

摇欢在溪底找了块最深的地方,就着铺在溪底的鹅卵石,盘起了又长了不少的龙身,静静蜷在水底,闭起了眼睛。

她一安静下来,原本夹带着摧枯拉朽之势的滂泼大雨终于雨势稍缓,虽还不停地下着,却比初来时如同要淹没整座山的架势好了不少。

山神被惊动,他望着淹进了家门口的那条溪水,着急得不得了,顶着荷叶蓬就匆匆赶到山湾口。

空气里残余的龙气让他忍不住心生畏惧,观望了片刻,见雨虽不停地下着,躲在溪流里的龙族却没有其余动静,便大着胆子凑过去,冲着溪底喊话:“不知是哪位神君降临,可否出来一见?”

摇欢睁开眼,透过清澈的溪水望上去。夜色里,山神有些矮小的身影落进她的眼底,她眨了一下眼,重新埋回脑袋,一声不吭。

山神喊了半天口干舌燥,也没见溪底的龙族回应,眼看着那溪水还在继续暴涨,这会水位都到他的膝盖里,急得满头大汗:“恳请神君不要再下雨了,继续下去怕是会冲毁了山脚下的村落了,那可是大罪孽。”

“她停不下来。”寻川从林中深处走来,他虽撑着伞,大雨依旧沾湿了他两侧的肩膀,却不显狼狈。

他信步走到了溪流边,撑得极低的伞终于微微抬起,让不远处的山神看到了他的面容。

他的眸光淡淡,就似今晚大雨前的那月光。虽温和,可落在他的身上时,莫名就感觉到了来自于他的威压。

山神额头上的汗不停地往外冒,他哆哆嗦嗦地拿袖子擦着汗,一张老脸都惨白了。

他在长央城外的这座山上任职百年的山神,还是头一次山里一口气来了两条龙……那龙威赫赫,虽不是刻意显露的,却依旧压得他喘不上气来。

他连忙抱拳行礼:“小仙愚昧,不知神君降临……”

“无事。”寻川打断他:“你先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