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寂静的旷野里,挣脱云层遮掩的月华大盛,月辉静悄悄地洒落在山林里,像是给万物镀上了一层银辉。

摇欢的脖子仰得有些发酸,她睁眼看着头顶那一束月光,恍然大悟——

原来口脂是这么吃的,但帝君忘记先给她涂口脂了……

她扶在岸边的手指被荡漾的水波来回冲刷着,那丝丝凉意就似缠绕在她指尖一般,流连不去。

她嗅着帝君身上淡雅舒适的淡香,正眯起眼,随即脑子里猛然掠过余香站在窗前担心看着她时的眼神,那陡然笼罩而来的窒息感终于唤醒她还困在迷雾中的神智。

摇欢抬手,猛地推开帝君,用力过猛,她自己也跌回了溪水里。那凉意从头浇灌下来,凉得她一个哆嗦,小脸都白了几分。

巨大的水花声中,摇欢隔着被她掀起的水帘望向岸边仍单膝跪地看着她的帝君,利索地退后寸许,躲到了溪水中央。

她的双手还浮在水面上,曳地长发随着她的动作纷纷扬扬地披散在她的身后,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的海藻。她的脸上犹自带着惊惶未定的表情,这样迷茫不安地看着他,就像是误闯了凡界的山间精灵,格外惹人怜惜。

寻川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她一个转身又沉回水里,自己委屈。

他干脆在岸边坐下,指尖聚起一抹银辉,在她不解的眼神里,那抹银辉从他指尖跃入溪水之中,遇水便化成了一条小银鱼,快速地朝她游过去。

那银鱼就像是一片金叶子,在月光下的溪水里闪闪发着光。

摇欢就喜欢亮晶晶的东西,看着那条银鱼活泼地四处游动,伸手想去抓,每每伸出手去,都和那银鱼错开半寸,眼睁睁看着它从手心溜走。

扑腾了几次后,等她一抬眼发现就坐在岸边的帝君时,才恍然发觉……被算计了。

这时候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寻川把手伸入水中,握住她的手腕,见她反应过来恼怒地瞪着他,低低笑了一声,摊开另一只手,把那条小银鱼递到了她的眼前:“给你。”

摇欢别别扭扭地看了他一眼,没有接。

“我不会读心。”寻川松手放开那条小银鱼,见它入水化为一缕银光飘散,曲指轻弹了一下摇欢的额头:“你不告诉我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摇欢对他向来依赖,听他说的有道理,忍不住瞥了他好几眼。

寻川这次格外耐心,她不说他也不催,两厢安静了片刻,才听她有些扭扭捏捏地开口道:“帝君刚才不该这么对我……”

她虽世事所知不深,但本能这种东西还是有的。

刚才帝君亲她……那是帝君和帝君夫人才能做的事。

见她松口,寻川心底顿松了一口气,眉眼间也柔和了不少,继续追问:“我为何不能这样对你?”

摇欢不解地看着他:“帝君你怎么变得那么不聪明了。”

突然被嫌弃,寻川愣了一下,随即失笑。

那低低沉沉的男性嗓音听得摇欢面红耳赤,她有些羞恼地拍了一下水面,水花四溅。

那些水珠就像是东海龙宫里的珍珠,一粒粒圆润精致,可惜还未等水珠靠近帝君周身,便纷纷从半空滚下来,落回了溪水里。那水声如珠玉落入玉盘,清脆悦耳。

怕她真恼了,寻川敛起面上的笑意,重新正了脸色:“是我笨,只你还未告诉我为何不能那样对你。”

因为帝君已经有帝君夫人了,这些事只能和帝君夫人做,哪能随随便便对她这样。

这句话在嘴边徘徊了好几遍,摇欢也没能说出口,好像这句话说出来就彻底跟帝君分了楚河汉界。

这种感觉对于摇欢而言很糟糕,她亲近的人不多,一只手便能数光了,这会雾镜下落不明,如果帝君也抛下她去和余香成亲了,那她可就真的太凄惨了。

想到这,她摇摇头,盯着水面轻声道:“我以后不会乱发脾气,帝君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乖乖的,尽量不给帝君惹祸。”

寻川眉心一蹙,她这样乖巧按理说他是该觉得高兴的,可就是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摇欢抬眼瞧他,见他皱眉看着自己,正要再补充补充。

不远处,山神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他老眼昏花,也没看清两人正在说话,先福了一礼道谢:“谢过神君体恤,说半柱香雨停,便真的停了。”

寻川松开手,见摇欢一骨碌扎回溪水里,暂时也不管她:“大雨可有波及?”

“幸好。”山神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笑声憨厚:“这溪水再涨可就真的坏事了。”

寻川微微颔首:“那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