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欢刚沉入水底,便发觉自己有些不对劲。

她的身体有些发烫,从胸口开始渐渐席卷了全身。浑身似被放进了火里烤炙,那熊熊烈火舔过她全身,血液都似沸腾了一般,在她体内叫嚣着。

她跌跌撞撞着撞到了溪边的石壁,原本光滑的石壁似插满了细针,她这一撞手臂上的皮肤就像是被针口细细密密的扎了一遍,痛得她忍不住在水里翻滚,也小心着不让自己再撞上石壁。

这般费力挣扎了片刻,她的眼前渐渐模糊,哪怕有月光透过水面,她也看不清了一般,清澈的水底那些视野可见的石头如同有了重影,哪怕她睁大了眼睛用力去看,依旧还是模模糊糊地辨不清方向。

她忍痛叫了一声,那声音细若蚊蝇,竟连水面都没有透过,就被水波掩盖过去。

须弥之间,她连人形都再也控制不了,被迫化出了龙型。

这溪水宽不过恰好容纳她的龙身,让她想用力翻腾减少痛苦都做不到,只能跌撞着往深处游了游。

溪水深处的水质更凉一些,她贴过去就如抱着一块寒冰,浑身还未纾解片刻,这一处的水温也渐渐升高,和她融为一体。

摇欢痛极,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想浮出水面,刚抬起脑袋,便沉如吊着千斤重的巨石,别说浮起来,她这会不沉入水底已是最大的限度。

山神还在道谢,一眨眼瞥见溪水里一闪而过的青翠色龙尾,看得目瞪口呆,连接下去要说什么也忘记了,呆呆地看着龙尾甩过的那处溪流还有零星的水珠正往水面落下。

寻川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原本还和颜悦色的脸色瞬间一凝。

他怎么也没想到,摇欢是今日成年。

龙族之所以稀少,除了这一种族繁衍能力不强以外,还因为龙族龙脉高贵,能够传承的太少。

龙族还是一颗龙蛋时,便芳香扑鼻,引得妖精和魔物都想吞了龙蛋增加修为。

成年更是龙族的一个大关,成年时幼龙龙身上的龙鳞会皆数褪去,龙身会重新生出新的龙鳞,而那新换上的龙鳞坚硬如盔甲,坚不可摧,是龙族的护身法宝。

只是这样的成年礼太过残忍,生生剖下龙鳞,再等新的龙鳞长出,那是成年的龙族最虚弱的时候,若是此时有外人攻击,那结果可想而知。

寻川没告诉摇欢,雾镜正被封毅带向岭山便是因为她正值成年,若是在岭山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怕是会生出不少危险,这才留在长央城。

只是如此仓促,他还未来得及做好万全的准备。

摇欢快要被痛昏过去了,全身的鳞片都似被人用刀割在皮肉上一片片剜去,她连自己的身形都控制不了,沉在淤泥的水底,连眼睛都是半睁半闭,仿佛下一刻就要昏睡过去。

她原本还觉得这山间的溪水有些凉,可这会这些凉意都不够她冷却自己,那溪水都似被她身上所携带的温度煮沸了,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

她好像还嗅到了自己身上的血腥味,起先还只是一丝一缕的,后来便渐渐地重起来。

摇欢费力的撑开眼,她蜷起身子看向自己的身体,身上青翠色如翡翠般的龙鳞已经脱落了一小部分,那脱落的地方就是伤口,正往外渗着血丝。

她呜咽了一声,怕得不行。

她居然也掉毛了……

寻川看不清水底的情况,匆匆在这条溪流里布上结界,见山神还傻愣愣地待在溪边,他一跃化出龙型。

上古苍龙,龙身巨大,这会盘在上空遮天蔽日般,连月光都被遮挡。那龙威滔天,沉沉压下来。

山神修为不够,在上古龙君面前就如蝼蚁一般微不足道,别说仰头瞻仰一下上古苍龙的仙姿,那沉沉的威压压下来,他都动弹不得。

寻川要离开一会,虽已经布下了结界,但依旧还是放心不下,临走之前便交代山神道:“有劳山神帮我照看片刻,我去去就来。”

化为原身后,他的声音比人形时要低沉醇厚,字字铿锵。

山神哪敢不应,还颇有些受宠若惊道:“神君尽管放心。”

话落,那龙威尽散,等山神能够活动自如后,匆匆抬起头,连龙影都没看着,神君早已乘风而去。

他望着此刻波澜汹涌的溪水,忍不住摇摇头,这上届的尊神果真是了不得,光是化形后的威压便已让人动弹不得。

早前流传的传说里,有说上古苍龙在神魔大战中,化出原身。一声龙啸震天,光是那一身龙威震慑敌军退避三舍不敢为战,他以前还觉得传说不可信,这会他是真的信了。

山神还陷在见了上古苍龙的崇拜之情里,看见水面翻涌时偶尔露出的青翠色龙尾,蓦然生出了一丝疑惑。

这三界龙族数量区区五条,除了上古苍龙,其中三条龙族生活在遥远的海域里,还有一条是鲤鱼跃龙门化的龙,平日布云施雨勤勤恳恳。

所以……哪来的又一条青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