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寻川难得怔了一下。

月色下的溪水已经渐凉,他的手心却留有余温。

他垂眸看着摇欢,她还未化形,龙头龙身。龙族无关性别老少,原型时看着总是威武严肃,偏偏她和旁人都不一样,那双眼睛灵动清澈,有什么想法都表现在那双眼睛里。

寻川神色未变,曲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顽皮。”

那语气无奈,初听似斥责,可细品却能察觉到那丝语气含笑,竟有那么几分宠溺的味道。

摇欢吐了吐舌头,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忍着浑身不适化为人形。

刚化完形,便真的毫无力气,眼见着要软倒在溪底时,帝君伸出手牢牢地扶住了她的双臂。本是想像以往那样,拎着她便走,可这会摇欢换了龙鳞,人形也已是成年女子模样,五官虽还有几分稚气未脱,却让他下不了手再拎着她走了。

他尚在犹豫,摇欢却不会跟他客气。

换龙鳞跟剥了她一层皮一样,龙身的龙鳞稚嫩又尖锐,碰一下就疼。这会化为人身虽然好了一些,可那皮肤莫名就娇嫩了不少……哪有她以前皮厚?

她不想动,干脆整个偎进帝君的怀里,双手软软的环在他的腰上。没等她用力气,帝君已经稳稳地揽住她的腰身,把她紧紧扣在怀里,纵身跃出了水面。

辛娘在溪边耐心等着,边等边留心岸上留着的一大一小。

小的才三岁,不知是刻意隐匿了气息还是真的气息全无,除了知道原身是草妖根本看不出修为。

大的妙龄女子,五官端正清秀,虽不是龙女那样看一眼便觉得美得又灵动又勾人的样貌,眉眼却是温婉秀气,看着倒比龙女像良家妇女……

只是奇了。

辛娘暗暗皱眉,她对这一行人的气息是真的丝毫觉察不出。

若不是龙女今夜成年换鳞,她也不会嗅着龙气一路找过来。照理说,这会虽已经换完龙鳞,可那溪水里龙血气味芬芳,不可能短短这么一会功夫就无声无息了。

她还在疑惑,思绪便被毫无预兆的破水声打断。

辛娘抬眸望去,神君正揽着龙女上岸,到了岸边他掌下运风,银辉一闪,沉在溪底的龙鳞顷刻间全部浮到了岸边。

溪水里那丝丝缕缕暗沉的血色也被他一个掌风打散,原本还能嗅到若有若无的龙气,这会是真的,烟消云散。

辛娘不是那些无知的妖精,在一旁等神君处理妥当,这才开口道:“神君且跟我来。”

她在前引路,几息之间,便从骊山到了辛娘在长央城的宅院里。

辛宅距离霁玉楼不过一条街之远,位处长央城之南,长央城南错落的几乎都是宅院,一条巷子从头走到尾,没有哪家哪户不是城里叫得出名字的。

辛娘没有带着几人走正门,她过惯了凡间的生活,住着大宅院,自然也会请几个仆役看家护院。虽此时夜深,仍是小心地带着神君几人直接到了后院。

前院偶尔要迎客,或是装点门面,只这后院和前院隔了一座花园,从不允人进来,留神君几人留住几日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辛娘引着神君一路到了玉石池,这个玉石池还是她花了不少心思沏的,玉养神,对修炼和养伤都有极大的好处。

她对摇欢本就有好感,这会她虚弱,她也不吝啬出借。

辛娘推开门,门后是一扇看着普通的山水屏风,不过这普通……也只是看着普通而已。

辛娘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神君,笑道:“钱财都是身外之物,这宅院里最值钱的是这玉石池,凡人不识货,但有那么些妖精魔物是识货的。不堪其扰了几回,便重金求来了这扇山水屏风,镇妖魔之用。”

她解释完,当先走进去,轻轻一挥手,那山水屏风散发出的摄人的寒意便如水般缓缓褪去。

摇欢看得新鲜,被帝君抱着往里走时还偏头看了一眼。

玉石池是用上好的寒冰玉沏成的,在夜色里泛着幽幽冷光,看着便让摇欢牙齿生颤。她低头望了眼自己身上还有些单薄的衣裳,有些担心:“我要泡在里面吗?”

辛娘边点灯边道:“玉石池里的灵泉是我从骊山里取来的,养伤有辅助功用。”言下之意是,得泡,不止得泡,还得泡到伤好为止。

摇欢更忧愁了:“我现在皮薄肉脆,身娇体弱,是不是得裹上狐貂皮裘才能沾水啊?”

神行草沉默了一路,此时闻言,忍不住嘲笑了一声道:“你是养伤又不是坐月子。”

摇欢无声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