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摇欢去了玉石池。

她褪去衣裳,□□着身体泡进寒凉的玉石池里。

玉石池里的寒玉泛着玉色的冷光,那池水似遇到百年寒冰,水面上渐渐结起了一层冰凌。

摇欢却似无所觉一般,她闭着眼,身体渐渐滑入池中,一直沉到了池底,她才睁开眼。

水面波光粼粼,水光被玉石池壁包围着,更显得刺眼炫目。

她身上白嫩的皮肤渐渐泛出青色的光,然后从肩膀开始,青翠色的龙鳞渐渐往下覆盖,她在水中化回龙形,蜷在了池底。

她是一条龙,一条生来不知来历不谙世事毫无见识的龙。

她不懂这三界的生存法则,她除了会区分各个种族,她对这个世界其实一无所知。

那些曾让她唏嘘不已的话本故事,真的这样直观的,血淋淋地摆在她的眼前,她才恍然发现,那些故事一点也不美好。

她不想再好奇凡界凡人的生活,她也不想再去找雾镜,她只想回到无名山里,过闲来可以偷土地公的酒喝,每日在山坡上打滚就能打发一天的日子。

那种万事皆不在心中的感觉,她已经太久没有过了。

她蜷在池底,龙尾却搭在玉石池上,懒洋洋地摇了摇。

——

摇欢在玉石池睡了一整个下午后,终于养回了些精神。

她*地爬回岸边,也未化形,就着这几日消瘦了不少的龙形把自己挂在了假山石上晾干。

玉石池的池水顺着她的鳞甲滴落在地,地面湿润,被池水灵气滋养的小花小草瞬间扬起脑袋,吸溜着从天而降的灵池水。

摇欢把下巴搁在一块凸起的假山上,眯着眼,享受着冬日冷风吹拂龙鳞的清凉之感。

吹着吹着,她忽然想起自己遗漏的一件事。

辛娘身受重伤,姜易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活不成了,就连那樊真道长也经脉暴涨,修为尽费,可唯独一直闹事的孟冲还没见着人影。

他可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摇欢向来讲究冤有头债有主,当下龙尾一扫,乘风而去。

她喜欢这种威风凛凛的感觉,尤其飞到云层之上俯瞰长央城的城廓,那繁华入眼,的确美不胜收,是她在无名山上不曾见过的风景。

她不欲费事,整条青龙在长央城上盘旋了一周,那青翠色的龙鳞在这阴沉沉的天色里实在醒目,她途经之处,万民跪拜,高呼龙神显灵。

摇欢在云层里快活地滚了一圈,抖了抖龙身,龙鳞上的水珠从天空落下,就如一场瓢泼的大雨,迎面兜下,把人浇了个湿透。

民间对龙的崇拜就如同对神明一般,不然也不会把皇帝比作真龙天子。

更是坚信龙生来便负呼风唤雨之能,有龙出现必伴随大雨。

地面上原本只看到残影的人还将信将疑地观望着,此刻拿瓢的拿瓢,拿木桶的拿木桶,更有甚者,摘了帽子开始接这雨水。

摇欢抖落了身上的洗澡水,只从云层里垂下一条尾巴来,那青翠色的龙尾挂在天边,就如碧绿色的宝石,耀眼夺目。

想着这些凡人都见识过她漂亮的尾巴,摇欢这才盘旋着龙身,在云层里穿梭。

不过几息的功夫,就找到了随着人群跪拜的孟冲,她俯低身子,如迅雷从半空劈下,龙爪一抓一收间已把一脸虔诚许愿的孟冲抓了起来。

有过抓封毅的经验,摇欢这次抓住孟冲的衣袍后往空中一甩,飞身过去倒提起他的双脚,丝毫不怜惜已经被吓晕过去的孟冲,跃入云层中,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人群一阵安静,随即便是喝彩声四起,如同炸开了锅,纷纷讨论方才看到的神迹。

国师背手立于茶楼顶层,透过大开的木窗望向消失在天际的那抹清影,无声地笑起来。

身后他的侍卫垂手而立,半晌未听国师回应,大着胆子提醒道:“国师大人……”

“可动身回京了。”他转身,背光的脸看不清五官,只能看到他唇角那抹笑意,森寒得让人牙齿打颤:“也该让我们的小皇帝见识见识真龙风采。”

清心观。

观主正专注地看着最新一期的话本子,陡然听见院外台阶上迈来的匆忙脚步声,赶紧把话本子往怀里一收,盘膝做出打坐模样。

他刚摆好动作,就见他不成器的徒儿慌张地跑进来,指着山门方向,喘气道:“师父,今日来观里上香火的百姓尤其多,我们是不是要往上涨涨银钱?”

观主扬了杨眉:“尤其多是多少?”

那徒儿比划着:“一路排到山脚下,密密麻麻的,都说见到了神龙来观里给神龙上柱香火。”

观主瞪眼:“排到山脚下了?”

徒儿点头,也是有些疑惑:“竟比我们上次筹划的呼风唤雨的法事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