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翌日。

摇欢因为兴奋过度,一觉睡到了正午。

清心星君已来回跑了好几趟,只是碍于帝君在后院,他哪敢私闯。每回都是坐在凉亭里急不可耐地喝上一杯茶,又匆匆回他的清心观。

辛娘一大早就让车夫备了车,打发余香来看过摇欢,知她昨夜宿在帝君屋里便不再来问,先带着姜易去了清心观。

摇欢吃着辛府的午餐,很不走心的和午后就提前动身的神行草告别。

回渊咬着馒头,一张粉嫩白皙的脸面无表情,也丝毫不在意摇欢断断续续含含糊糊的说话声,只在她忍痛分来鸡腿时,边伸手接过边叮嘱道:“你别操心我了,皇宫的浩然正气对还未成仙的族类都有影响,你别待太久了。”

摇欢敷衍地点点头。

回渊咬住鸡腿,朝她翻了个白眼:“我说的话你好歹听进去一些,别老是给帝君惹祸。这皇宫里不止有难搞的皇帝还有个更难搞的国师,我都替你打听过了。”

摇欢没空用嘴说话,腹诽:“有谁能比我更难搞?”

回渊沉默了一瞬,还真的没想到比摇欢更……难搞的。

所以,他要担心的其实是那皇宫里的皇帝了对不对?

……

摇欢刚送走余香和神行草,还没来得及忧伤一下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和神行草的分别,望眼欲穿的清心星君又来了。

清心星君这么殷勤备至自然是有原因的。

他今日在清心观前设了法阵,那个法阵看着虽煞有其事,其实就是摆了几块漂亮的石头糊弄人。

昨日给摇欢添香火的长央城百姓实在太多,作为一个揽钱有方的清心观观主,清心星君可是从昨晚回去后就开始策划今日的法坛。

坐落在长央城,四方皆赫赫威名的清心观,今日就算不能让民众再次得见青龙身姿,也要听听龙吟声,好歹知道这两日昂贵的香火钱添得值得,然后再顺便涨涨价……怎么说,也快过年了,得留些买肉钱。

摇欢靠着摇晃前行的马车壁,听着清心星君软着语气的请求,啧啧了两声:“你不是天上的星君吗,不能装着叫两声?”

清心星君苦着脸:“我若是有这能力,也不用担心装神棍的事会被人戳穿了。”

摇欢扭头看他,好奇极了:“神棍是什么棍?”

清心星君回头看着摇欢,比划了一下:“神棍就是装模作样耍弄玄虚忽悠人的,我下界游历,法力受限,还真叫不出龙吟声。”

摇欢学了个新词,新鲜得不得了,以答应他为要求,缠着清心星君让他示范了一遍。

清心星君有些犯愁,他既担心神君知晓他教坏这条小青龙后会找他算账,又实在心动即将堆满他屋子的金山,天人争斗良久,还是良心狗肺战胜了良知,惟妙惟肖的给她示范了一段。

结果?

结果就是一世英明的清心星君被一条学习能力出众的龙……匡了。

然后他还因为理亏,根本不敢跟这条坏龙的监护人告状。

寻川见天色渐暗,摇欢还未回来,虽知在清心星君那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可仍旧在辛府的后院里,散着步就到了长央城外的清心观里。

摇欢坐在漂亮石头堆起的“法阵”里数铜板。

来钱财大气粗,出手不是金叶子就是金元宝,摇欢还真的没有摸着过铜板。这会盘膝坐在地上,跟串手链一样,捻着一个个铜板往变小了的捆仙绳里串。

清心星君坐在方鼎上哭,鼎里还未燃尽的香还袅袅娜娜地升腾着白色的烟雾,从他身后一缕一缕地飘出来。

寻川毫不意外。

他迈步上前,问袖手旁观的辛娘:“出了何事?”

“摇姑娘在长央城百姓面前,把清心观的招牌给砸了。”辛娘说完,忍俊不禁,掩唇背过身去。

这话要说回清心星君卖力示范神棍的这件事上,他以为这肤白貌美一问三不知的小青龙只是个傻白甜的花瓶,就跟逗趣一样一股脑把自己常用的装神弄鬼的手段都教给了她。

清心星君虽法力受限,可那些修为在凡界自然够用。平日里斩妖除魔自然全靠真本事,只那些上门来求姻缘求官途求生子的,他就是玉帝也得先翻翻命格主司的命格簿,自然用的另一套法子。

不料这青龙肚里透着黑,别看长得好看,若她真身不是龙,清心星君真要怀疑她是不是蛇蝎成的精。

摇欢串不完面前堆得跟小山一样高的铜板山,见帝君来了,毫不留恋这座小铜山,揣起被她大材小用的捆仙绳串起的“长龙”塞进小香囊里,跟只花蝴蝶一样飞进帝君的怀里。

摇欢不受世俗观念捆绑,也丝毫不觉得自己倾慕帝君,帝君也心悦她这种事有什么好隐瞒的,做起小鸟依人的春姑娘那叫一个得心应手。

清心星君还因为昨天不长眼冲撞了帝君的事心虚着,正要过来见礼,就见摇欢一个眼神瞥过来,恶人先告状:“帝君,我今日才知这清心菌平日里用的那些上好的面霜手霜,看的精装版话本子吃的精致小零嘴都是他装神棍哄来的。我已经把他收拾了一顿,不用再劳烦你出手了。”

寻川含笑刮了刮她的鼻尖:“你倒是学会先告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