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昆仑山上呼啸不止的风,忽然就安静了。

那磅礴纷飞的大雪也在顷刻间如同断了线的纸鸢,从空中洋洋洒洒落下。

那雪花落在他的头顶,落在他的肩头,也落在他的眼睫之上。

昆仑山脚下的瑶池仙境四季如春,从未有过如此滂沱倾城的雪景。却有桃花花开时,春风拂面,桃花瓣从枝头被拂落,纷纷扬扬地就如这昆仑山的雪景一般。

花迷人眼。

摇欢至今还记得,当年她一觉醒来,从湖中破水而出时,惊醒岸边休憩的寻川,他从落了满身的花瓣里睁眼看来时的模样。

她喜欢那样的寻川。

无事庸扰。

如今昆仑山的雪景里,他的皮相被衬得三界都寻不出第二个人来,却好看得摇欢有些鼻酸。

“我从未想过要你的来世。”她伸手,把他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我生来本就孤独,这么漫长的时光里我还要你的来世,岂不是太过贪心了?”

她的确未曾想过要寻川的来世。

她生在瑶池,苏醒时恍若已沉睡了整整万年,那盛开在她心底孤独的花花开不败,她怕极了没人陪着她。

“我不要来世,可是为了好好过完这一生。”摇欢吸了吸鼻子,有些可怜地望着他:“来世谁知道我们会变成什么,可今生,我还没能嫁给你,你不许丢下我。”

她心中那强烈的不安此时已如扎根在心底的藤蔓,即使风再猛烈,雨再狂暴都惊扰不了它往她四肢百骸里的生长趋势。

那不在她掌控之内的感觉,糟糕透顶。

“舍不得。”寻川忽然轻声一叹,凝望她的双眸里似有幽沉的浮光一闪而过。

舍不得什么?

他却没再开口。

昆仑山自古以来就是仙门圣地,鲜少会有仙人踏足。

等玉帝赶来许还要一段时间,弦一这才会有恃无恐地拦截他和摇欢在昆仑山巅上。

他做好了今日决一死战的准备,寻川却没有。

他上过无数次的战场,面对过无数的敌人。

可唯有这一次,是最不能有丁点意外和过失。

他惜命,只因他有想保护的人。

静止了瞬息的狂风,又在山巅重新响起。

此时已伴了提鸣九天的龙啸声,声如旷野之上的悲鸣,连同整座昆仑山体都为之震动不已。

寻川御风而起,身形跃入半空时化为龙型。

上古苍龙的龙型巨大,盘旋可遮日光,那墨绿色的龙鳞上还有干涸的血迹和结痂的伤口,他却似一无所觉一般,直往天际飞去。

龙体直穿云层,游走间如闪电劈如半空,势如破竹。

弦一仰头看去,被从龙爪间漏出的阳光刺得双眸微眯,一个跃身,紧追而上。

摔落在摇欢手边的镇妖剑在雪地中嗡鸣声不止,剑身颤动似怒意蓬发,几欲跟着一起战斗。

摇欢抬手握住剑柄,那巨大的张力似要摆脱她的掌控,嗡鸣声与半空中传来的龙吟声起此彼伏的相互呼应。

整座山体似都在这样的碰撞声中摇摇欲坠,有山体崩裂,有碎石滚落,所有的场景并不像是一场大战的波及之照,反而像是……

摇欢皱眉沉思,有一种熟悉之感在她脑海中愈渐清晰起来。

直到,云层被撕裂。

寻川被弦一从半空打落,直直摔撞在远处的山巅之上,碰裂了巨石四下飞溅,雪花四溅。

半空中,除却弦一的身影以外,更是有一道夹杂着惊雷闪电的云层如汹涌而上的海浪,汹涌而上。

那金色的雷电,以雷霆之势,迅猛地劈向了落在地面上的寻川。

摇欢双目倏然睁大,那如蒙着白雾的远山仿佛终于被她看清。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又是一道天劫横空劈下,惊惧得浑身颤抖。

是天劫!

寻川他竟引来了天劫!

寻川还有一劫未渡之事,倒真不是弦一胡编瞎造的。

他修炼圆满,本就会迎来天劫,渡劫成功后真正晋升神位。

那祸及苍生之言,是弦一为囚困寻川捏造的一个谎言。只是寻川竟会在此时,恰好地渡劫,引来天雷,还是让弦一有些吃惊不已。

他眯眼看向空中酝酿着正欲再来一波的天雷,蹙眉问道:“在此时渡劫,你是疯了吗?”

寻川全盛时的能力也稍弱他几分,更何况已经在天池洗过髓还重伤的情况下,既要渡劫还要应付他,岂不是自己送死?

寻川此时已有些力竭,天雷之威虽因他此时重伤而削弱不小,但仍旧让他难以承受。

他扬起头,远远地看了眼已从雪地上站起来的摇欢,笑道:“若你也死了,这三界再无人能为难她。”

当初战捷,他被弦一设计封印在无名山时,他便已经猜到是弦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封印为了囚困他,下足了血本,取的是以天地之脉自成的五行之阵。

他虽日日都不放弃破封印而出,却也知道,即使是他用尽全力,这封印也得等到千年之后,阵眼因时间而渐渐变化减弱才有机可乘。

结果,那日轻而易举便从封印的间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