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摇欢醒来时,已是十日之后。

这一觉睡得太长,她醒来时头昏脑涨,看着眼前从窗外透进来的浮光,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直到屋外的人仿佛察觉了她醒来的动静,门外的吵嚷声忽的一顿,门被推开。

古旧的“吱呀”声里,有轻快的脚步声随之传来。

余香捧着绣绷迈进屋来,指尖那根细针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摆的,被阳光照得有些刺眼。

摇欢睡了整整十日,眼睛酸涩得都有些睁不开。

那光一晃一晃地非要落进她的眼里,刺得她忍不住抬手去遮挡。手心刚覆在眼皮上,就听余香一声惊呼:“回渊!回渊!摇欢醒了。”

摇欢迷茫地对余香对视,良久的沉默里,余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到最后几乎要吓哭了,苍白着脸靠近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小心翼翼地问:“摇欢,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小跑而来的回渊刚迈过正门,惊吓得险些就被门槛绊倒在地,一股脑凑到了床前,连自己会读心都忘了,眼巴巴地望着她。

摇欢掩唇轻咳了一声,虚弱地坐起身来:“可否给我拿个铜镜?”

余香微愣。

还是回渊手脚麻利地从梳妆台上取了一面镜子,一脸担忧地递给她。

摇欢持起镜子照了照……

默默撅起嘴。

她本觉得自己这副皮相已是上乘之姿了,虽比不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种级别的,好歹也是沉个鱼射个雁的。

可自打她记起了前世,看到前世的自己,那一眉一眼,一颦一笑皆是风景的模样,她这会就有些嫌弃如今的皮相不够美貌了。

这鼻梁还不够高……

眼角也不够上翘……

睫毛也不够密实……

摇欢幽幽叹了口气,忍住砸碎这面镜子的冲动,问:“帝君呢?”

余香本还不知摇欢要镜子有何作用,直到她这会一脸郁闷的扣下镜面问帝君何在,才算明白过来,憋笑回道:“神君被天界差来的人请去九重天了,还不知何时会回来。”

摇欢蹙眉:“九重天?”

余香就着床沿坐下,倾身替她把睡乱的长发理了理,耐心解释道:“神君破解了茴离的幻境后,你便昏睡不醒。第二日天界就派了两位仙子和一位仙君下界来请神君,神君留下了一位同来的仙君,便和两位仙子去九重天了。临走之前还叮嘱我,要小心照看你。”

话落,又补充道:“那位仙君是神君在天界的之交好友,你若有疑问想解,我便去请他过来。”

摇欢摇摇头,侧目看向从进来后便一言不发的回渊,对上他有些担忧的视线后,抬手掐了掐他粉嘟嘟的脸颊:“我有些话,想和回渊说。”

余香了然,微微颔首后,转身离开。

刚走到门边,她又想起一事,提声问道:“我去厨房给你煮些东西,你可有想吃的?”

摇欢眼睛一亮,张口欲言,就被忽然黑了脸的回渊抢白道:“荤腥的东西你想都别想。”

摇欢无辜脸。

她就只想了一盘油光灿烂的脆皮鸭啊……

半晌后,她弱声问:“那就八宝香鸡?”

回渊的脸色更难看了:“你就不能吃点草吗?”

摇欢:“……”草有什么好吃的!

等余香含笑离开后,摇欢单独面对着黑脸的回渊,有些尴尬。

就先不说前世时这小屁孩一口一脆生生的“姐姐”,就说这一生,那之前也是被她拧鼻子掐脸蛋一路欺负大的,如今……如今莫名的就觉得仿佛欠了他什么,还怎么愉快的相处?

她一沉默,回渊也跟着沉默。

虽然知道她此时在想些什么,他却没有一丝想嘲笑她的心思。

茴离以自己的魂魄为引,让余香点了燃魂香,迫他忆起了前世。

许是这前尘往事实在太过沉重,即使眼前是他真真切切相伴了数百年的小蠢龙,他仍是挥不走上一世残存在他心底那浓重的遗憾和绝望感。

他独生独长,长在瑶池边。

摇欢是神明最后一缕气息,是神的后裔。瑶池千百年来,灵力汇聚,摇欢的苏醒才让他有了神识。

此后他从能开口能言到落地化形,皆陪伴在摇欢身边,数千年如一日。

哪怕后来昆仑山发生了变数,摇欢离开瑶池而去,他独自等待的岁月里。

这种相隔两地的陪伴也从未改变。

她生,他亦生。

她死,他便置换生死,逆天道之力也要留下她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