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自当日,元丰真人说要在三日后在九宗门开宗山门前的宗门前,设法坛清理门户后。九宗门这几日过得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有慕名而来的修仙散人早早占据了九宗门山脚下的客栈酒楼,各个宗门的拜帖和信件也跟不要钱一样地往九宗门内送。

奈何,元丰真人当日从封妖楼出来后便闭门不见。别说拜帖了,就连信件,这位老人家也是一律拒之门外的。

如今整个九宗门内,唯有封毅是唯一一位能够面见元丰真人的。

只可惜,封毅是九宗门内出了名难伺候的小祖宗,平日里又得元丰真人赏识,没人敢在这种时候去惹他的不快,触他的眉头。

是以,那些雪花般飘进九宗门的拜帖和信件,也只能跟积雪一般堆在了元丰真人寝殿的偏房里。

一时之间,九宗门内内外外固若铁桶一般。

丝毫未让外面翘首以盼的人得到有效的讯息。

修仙散人和各修仙门派会对元丰真人清理门户这么关注,有部分的原因是与元丰真人前阵子失踪一事有关。

元丰真人是他们之间最接近天听,最有望飞升上界的修仙大士。

他的地位犹如一个信仰,崇高到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望其项背。

九宗门这么多年能一直占守三界第一修仙门派,其中之一的原因便是有元丰真人坐镇。

若是元丰真人出了些什么事,无论是哪种,都足以引起整个修仙界的震荡。

就在众修仙者都在猜测元丰真人莫名失踪是元寿已尽还是走火入魔修为尽毁时,忽然他又重新出现了。

昭告天下,说让大家遗憾了,他屁事没有。

这段时日只是去抓不肖弟子去了,过几日就在九宗门给大家表演下清理门户。

能不好奇吗?

能不一探究竟吗?

能不看看传说级别的元丰真人收的徒弟是有多倒霉吗?

就在大家翘首以盼,等着明日元丰真人个人专场秀拉开帷幕的同时,摇欢已按着计划趁夜潜进了九宗门内。

光是怎么无声无息的潜进九宗门,摇欢就一连做了十种方案。

什么铁索神钩勾住屋檐悄无声息地翻墙入内啊;什么从相邻的屋顶或者挨着墙根的大树爬上屋顶飞檐走壁的从屋檐下踏过不留声啊;什么刨个狗洞钻进去啊……

纷纷没用上。

她在想方案的时候完全忘记自己是一条龙了……

一1条成年的可以化形还会诸多法术的美人龙!

所以,摇欢在被帝君掐了隐身诀后随手拎进九宗门内时,内心其实是有些崩溃的。

九宗门这种修仙大宗门怎么可以连点防御法阵都没有!

怎么可以随便一条龙隐身后就能大摇大摆走正门进来了?

不过事实上,九宗门的确有护山大阵。

只不过这种大阵都极耗灵力,除非是遇到特别的险情,否则不会开启。

九宗门的正门也并非没有设立迷阵,陷阱。

往年来九宗门求职拜师的人多如牛毛,若门口不设些小法阵,这一年到头估计没有一天是能清闲的。

只是这些法阵对于寻川而言,手指头都不用动,光是一个眼神就能消弭于无形。

一行数人都是见过场面的,再不济就是余香,也是有些江湖经验的,这些门道若还看不出,也枉活了这数百数千数万年。

是以,这么多人里,唯有摇欢很是认真的以为……九宗门不过尔尔而已。

余香怀中抱着已化回原形的回渊在前领路。

她虽在九宗门内修炼至今,但这么光明正大地走在九宗门派内却是第一次。

近到九宗门主殿后,余香的步伐一停,转身看向身后的摇欢,往九宗门主殿后的峡谷指了指:“封妖楼就在那片后山里。”

封妖楼顾名思义便不是一个赏月观景的好地方,当年开宗立派的听夏宗主筑下封妖楼为的也是封囚万恶不赦的妖精,法阵内自然多设凶险阴狠的法阵。

硬闯,那可是连寻川都有些费力的事。

“还有,”余香指着另一片隐匿在众山之间,极为靠近后山的那片山头:“那里是元丰真人……是弦一平日里修炼的地方,我也是在那修炼的。”

摇欢顺着余香手指的方向看去。